文苑撷英

刘丹 散文——《过年》

作者: 刘丹     时间: 2020-01-20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过年

天堂网av 女儿幼儿园留了寒假作业,要求绘制一幅带有童趣的新年场景,趁着她求知的热乎劲儿,晚饭后我们就分别搭手张罗了起来。作画前我向她讲述自己儿时过年的习俗见闻与过往经历,她的眼神里既有好奇震惊又有懵懂无知,太多的“为什么呀?”惹得我词穷又好笑。

时光荏苒,一年的时间仿佛就在弹指一挥间,让年轮又划过了新的一圈。我在桌旁陪着四岁的她,就这样你一笔我一画地描绘着,没有敷衍、没有停顿。临睡前,窗外鞭炮烟花声响起,耀眼的光照亮整个夜空,她趴在飘窗前痴痴地眺望,小手抬高一指,童声稚嫩的嚷嚷着“过年啦,过年啦”这喊声让我满心温暖。我嘱咐给她添置的新衣,已经被偷偷拿出试了数回,穿上身含羞又掩不住兴奋的样子,像极了儿时的我。

天堂网av 天大地大,过年最大。对于过年,每一个人都会有太多的感慨和感受,随着生活的富足,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盼着过年了。提起过年,总有各种充满年味的细节在记忆深处闪闪发光。它可以是老舍记忆里引得儿童心跳加快的杂货小贩;可以是沈从文从天黑一直跟到天亮的狮子龙灯焰火;可以是丰子恺眼中制作精美的六神牌画。从前过年,是盼着吃点好吃的、穿身新衣服、家家户户放鞭炮、人们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容,走亲访友忙得是不亦乐乎。正是因为这种团聚与亲情的味道,才孕育出了浓浓的乡愁。好在时至今日,距离不再是亲情的阻隔,农历腊月正昭示着团圆的开始。

记忆里从腊月二十三祭灶便开始“忙年”了,这是小年的开始,这一天家家都做些甜食来拜灶神,祈求灶神只报喜,不报忧。据说这一天灶神将上天专门报告人间善恶,而孩童们抢着吃馍,因为吃小年的馍,意味着自己将年长一岁,距离成年也越来越近。也从这天起,父母亲便开始忙碌起来了,扫房子、采购年货,为过年做好准备。往日冷清的小镇街道上变得热闹起来,年味也越来越浓,处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,孩子们也高兴得合不拢嘴,因为这时可以添置新衣,解嘴馋。到了年三十,家家户户都热闹起来。一大早吃过笼上喷香的蒸碗,就开始拿出梯子在门两旁贴上大红春联,还在门上把福字倒着贴,寄托来年美好生活的向往。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弄它个“八凉八热”,高兴地吃团圆饭,当然饭桌上不可缺少的是鱼,因为“鱼”和“余”谐音,喻意“年年有余”。年夜饭后,由长辈发压岁钱给晚辈,勉励其在新的一年里学习进步,好好做人。然后全家人坐在一起聊家常,晚八点准时围在电视前边看春节联欢晚会边等辞旧迎新时刻。凌晨奏起“鞭炮交响曲”,家家户户都放起超长鞭炮、烟花,顿时屋外的夜空变得五彩斑斓。初一一早,每家都放“开门炮仗”,留下满地红红的鞭炮皮,寓意“满堂红”。吃罢早餐就开始走东家串西家拜年,祝福左邻右舍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。正月初二,各家就提着大大小小的礼品回娘家讨喜。到了正月十五即元宵节,家家户户团圆围坐,嘱咐着不舍别离。处处张灯结彩,人们逛庙会,看演出,猜灯谜,热闹非凡。过完元宵节,意味着春节也就结束了。

“家音”不绝于耳,年又近了,但每当年节又至,心中所泛起的何尝不是那些习俗和仪式背后的美好期盼。时光如流水,无论是一种味道,或是一首歌曲,过年的那份原始和纯真正与这个时代在一同前行,即便流光飞逝,容颜蹉跎。生命光影里的那些美好和感动都在铺垫我们人生征途中的精彩。

(黄陵矿业  刘丹

上一篇:弯桂清 散文——《年味》 下一篇:李永刚 散文诗——《年来的时候,便会想起老家》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